樱桃成视频人app官网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天价宠儿:天价宠儿:霸道总裁宠妻记最新章节!

   席圣昱犹豫了许久,终于愿意道出实情。

   “那天的情况是这样的,陆凝给我打电话,说有关于姐姐的事情要说。”

   “关于我的事情?”席关关凝眉,表示不太理解,陆凝找席圣昱谈她的事情,会是什么事情。

   “可我到了餐厅,陆凝给我倒了一杯酒,吱吱唔唔也说不清楚,在我再三的追问下,陆凝只说,姐姐的事和陆千琪有关系。”

   “她说姐姐和陆千琪经常私下见面,现在陆千琪已经有了家世,孩子也要出生了,希望我劝一劝姐姐,不要总是私下和陆千琪见面。”

   “不然闹出什么蜚短流长,怕对姐姐的影响不好。”

   “我觉得陆凝说的很有道理,就和陆凝喝了两杯。之后……我就意识不清了……”

   席圣昱的声音越来越小,“等我再有意识的时候,已经和陆凝在床上,身上……身上还没穿衣服,唯惜这个时候闯了进来。”

   “我和陆凝当时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席圣昱懊恼地抓着自己的头。

   “我不肯和唯惜解释,也是担心提到姐姐和陆千琪的事,让人误会姐姐。”

   席关关的眉心皱得更紧,“我和陆千琪很久都没有见面了!只有在银海的时候……”

  
治愈系直短发女生温柔迷人写真

   提到银海,便想到了她的温莲,席关关的心口倏然一疼,声音哽咽,双眼泛红,“只见过那一次,不是陆凝说的,我们私底下经常见面!”

   “陆凝说谎?为什么?”席圣昱忽地站起来。

   “我也不知道!”

   席关关也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最好的闺蜜说谎的真正原因。

   “我的酒量我很自信,我不会喝两杯就醉得不省人事!”席圣昱猛地瞪大眼睛,“难道这一切,都是陆凝策划的?”

   “不会的!她不是这种人!她和宋子麟在一起就要结婚了,策划这一切做什么?她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席圣昱嗤笑一声,“外面的人都说,席家可比宋家强大,保不准她就有这个心思。”

   “不会的!我相信凝凝,她不是这种人!”

   “姐,知人知面不知心,还不明白?看看我们身边这群朋友,表面看上去和我们很好,私底下都分帮结派!”

   “一出事了,就能看到很多人的真面目,和真正的嘴脸!”席圣昱的拳头握紧,“我会去找陆凝问清楚,为什么陷害我!”

   席关关还是摇头。

   陆凝哭成泪人,不是假的,她不会策划这一切,难道幕后有人操划这一切?

   可目的是什么?

   现在陆唯惜和席圣昱离婚,又会是谁从中得到最大的利益?

   “现在情绪不稳定,还是不要去找陆凝了!明天我去找陆凝问清楚。”席关关道。

   “姐!还是愿意相信那个女人!”席圣昱现在恨透了陆凝。

   “我和陆凝从小一起长大,我相信她的人品!她不是那种人。”

   “相信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了,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她!”

   ……

   殷梓瑜出院了。

   精气神儿明显不如从前,脸色也不是之前的红润,经常坐在阳台的窗口,看向外面花园盛开的花儿。

   她和陆千琪在花园里搭建了一个秋千架,还有一个红蓝相见的滑梯,隐在一片花团锦簇间,颜色格外鲜艳。

   那是他们为未出生的宝宝准备的小型乐园,希望宝宝出生后在花园里,能够玩的开心。

   只可惜那些现在都用不到了。

   他们的宝宝没有了。

   双手轻轻放在自己空憋的肚子上,心口一阵灼烫的疼。

   陆千琪拿着一条毯子,走过来,轻轻披在殷梓瑜的肩膀上。

   “这里有风,回房间休息吧。”

   “又不是月子,没有那么娇气。”说着,殷梓瑜的眼眶就红了。

   “那也要当月子做,还没满月,不能吹风。”陆千琪想要扶着殷梓瑜回房间,被她冷冷抽回手。

   “我没事!吹吹风,冷静一些。”殷梓瑜继续看向窗外花园里的滑梯。

   陆千琪总想说点什么,最后却又什么都没说,转身下楼,命人将秋千架和滑梯统统拆掉。

   殷梓瑜疯了一样从楼上冲下来,“谁允许拆掉!我不许拆掉!”

   “我不希望触景生情!”陆千琪道。

   “不可以!安装回去,谁都不许碰!”殷梓瑜抡起拳头就打陆千琪。

   “笑笑!”陆千琪握住殷梓瑜的手,“冷静一点,面对现实好吗?”

   “孩子已经没有了!我们还会再有,我不希望看到现在这个样子。”

   殷梓瑜苦笑着,望着他,眼神里透出刺骨的冷意。

   “说的好轻松,好轻描淡写!当然不会在意!在的心里,我和孩子根本不在的心尖儿上。”

   “笑笑,怎么能这样说?”陆千琪凝眉望着她,她眼底的冰冷犹如碎了的玻璃,扎得他双眼刺痛。

   “不然怎么说?感谢在我出事的时候,不在身边,陪伴在另外一个女人的身边?”

   “还是要我说,自从我怀孕,我们结婚之前,我就是一直在追逐的脚步,只能在原地等,看着想回来就回来,想走就走……”

   “我连牵绊住脚步的能力都没有!”

   “……”

   陆千琪从殷梓瑜的眼睛里,看到了强烈的怨恨,很想一下子清除那些不该又的情绪,但也知道一定在她的心底积压了太久太久,今天终于爆发。

   他一把抱住了殷梓瑜,满心的愧疚,只剩下一声叹息,还有沉沉的声音。

   “笑笑,我们还会有孩子,我会加倍补偿,都是我不好……”

   殷梓瑜放声痛哭起来,不住捶打着他,最后软倒在他坚实有力的怀抱里。

   他紧紧地抱着她,眼眶也慢慢泛红。

   ……

   陆凝在酒店里辗转反侧,双眼因为哭太久已经无法正常睁开。

   宋子麟来过很多电话,她都没有接通。

   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宋子麟,也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

   一句抱歉,怎么能道得清对他的亏欠。

   她忽然翻身起来,在通讯录里找到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挣扎了很久,电话终于拨了过去。

   她不止一次打过这个电话,但大多数打不通,今天居然终于打通了。

   “是,都是的策划的对不对?”

   “为什么?为什么要策划这一切?”

   “到底要做什么?”

   电话里传来机械般的电音,分辨不出男女,也分辨不出是谁。“想保护要保护的人,就乖乖听我的话,下一步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