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6_a667

   走在夜晚刚刚来临的郁金香路上,我只感觉自己的心被困在夜色中越来越疲乏,我以麻木的姿态走到了“郁金香酒店”的门口,看着那些闪烁的霓虹,忽然就觉得自己特别需要人的帮助。

   我就这么盯着路对面不远处的“梧桐饭店”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在身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我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接着给杨曲打了一个电话。

   我利用电话还没有被接通的这段时间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然后一阵失神,直到电话那头传来了杨曲的声音,我才猛然回过神。

   杨曲向我问道:“哥,你给我打电话,是不是为了问那个奶茶品牌代言的事情?”

   “算是吧。”

   “嫂子没和你说吗?”

   “说了,我就是想听听你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杨曲一阵沉吟之后回道:“我啊,我觉得嫂子说的是挺有道理的,我要爱惜自己的羽毛,这种明显压榨人的广告代言,还是不要接了。”

   “那你出国的钱不准备攒了?”

   “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感觉你希望我去接那个广告代言。”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替你犯愁……你说你自己想独立,不想靠我们帮助,可这出国的费用不是小数目,你到时候该怎么办?”

   “嫂子说了,这出国的生活成本,没有我想的那么恐怖,我现在手上的钱基本能应付了。”

   温馨小屋里的可爱粉嫩美女写真

   “你知道什么叫应付吗?……就是让你一年半载的不买奢侈品,住的都是廉价公寓,吃也吃不舒服。我问你,你能受得了吗?……杨曲,咱是去留学的,又不是去受苦的,干嘛非要把自己的生活品质弄得下降一大截?”

   杨曲想了想回道:“也是……如果国外的生活太艰苦,我也会受不了的,毕竟这从奢入俭难哟!”

   “对嘛……所以我现在给你个赚钱的机会,就问你想不想要。”

   杨曲终究是个出生富贵的大小姐,这清贫的生活,就是她最大的敌人,所以我这么一说,立刻就唤起了她的忧患意识,她挺急切的向我问道:“什么赚钱的机会?”

   “很轻松,而且是个还能站着赚钱的机会。”稍稍停了停,我又对她说道:“你劝劝你嫂子,让她这几天就和你一起去国外看看妈,然后你们尽量在那边多待一段时间……如果这个事情能成的话,我每年给你15万的留学补助费。”

   杨曲又是一阵沉吟之后,对我说道:“就这还说是站着赚钱?我都快跪到海平面下面去了!”

   我赶忙安抚她的情绪:“你先别激动,你要是能把这件事情办成了,就算是稳固了我们的家庭关系,这对我来说,绝对是千金都换不来的,所以我觉得15万都说少了,怎么着也得20万……不,30万!”

   杨曲半信半疑的问道:“你确定我拉着嫂子去国外转一圈,见见咱妈,每年就有30万的留学补助?”

   “我确定,百分之一百的确定。在我心中,没有什么比家庭和谐更加重要的了,所以刚刚和你说的每一个字都不是在开玩笑。”

   “可是哥,你和我嫂子领结婚证也没几天,干嘛这么急着将她推到国外去?你是不是真的因为不放心咱妈啊?”

   我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回道:“你别问这么多了,就当是帮我一个忙,以后你们都会明白的……另外,你也不用怀疑我对你嫂子的感情,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男人,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杨曲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终于回道:“好吧,你不想说的话,我就不多问了……不过你让我办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力去办的……但这也不是为了那什么一年30万的留学补助费,就是希望你们能好好的。”

   “嗯,尽快去办,如果她答应的话,一定要让她在国外多待一段时间,至于什么时候能回来,你等我的通知。”

   这次,杨曲没有再多问,但她将我要求她做的事情都给应了下来。

   结束了和杨曲的通话,我终于感到轻松了一些,但也没有完放下心来,因为我知道,在现在这种局势下,肖艾确实是走不开。我担心,即便是让杨曲出马,她也不愿意妥协,而我却没有除此之外更好的办法。

   ……

   一支烟抽完,我很少有的又点上了一支,狠狠吸了一口之后,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发现竟然是如此的圆,可月亮下的人呢?总感觉是支离破碎的……

   我忽然就想起了赵楚,我很想知道,如果他能看到现在发生的这一切,到底是恨我拖累了他们一家,还是责怪赵牧鬼迷了心窍?而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和赵牧之间已经有了多么遥远的距离,我们做了半辈子兄弟,可如今,身边却连一个可以从中传话和调解的人都没有。

   也许,这一切都是注定的!

   晃神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停在了我的面前,我抬头看着她,她穿着得体的职业装,头发也梳理的很端庄,一看就是刚下了节目,还没来得及卸妆。

   陈艺对我笑了笑,问道:“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

   “出来透透气。”

   陈艺四处看了看,回道:“我还真看不出来,在这条路上,有哪儿的空气会比你们住的那个楼顶更好!”

   陈艺说着,在我的身边坐了下来,然后又对我问道:“听说吴磊已经醒了,我是发自内心的为他和顾琳感到高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和顾琳提了两次想去看望一下吴磊,她都以吴磊现在还不适合见人为由给拒绝了,我觉得挺奇怪的,只是见一面,也不会过分打扰,这没什么不妥吧?”

   其中的缘由我当然明白,而这也是我最最担心的,因为时间久了,大家见不到吴磊露面,一定会有所怀疑的。

   陈艺又向我问道:“江桥,你去看过吴磊了吗?”

   “嗯,见过一次,精神状态不是特别好……所以这段时间你也别急着去看望他了,医生说他的大脑需要休息,短时间内还不适合接收太多外界的信息。”

   陈艺点了点头,然后回道:“嗯,那我还是找个合适的时间再去看吴磊吧。”

   陈艺说完这句话后,我们便一起陷入到了沉默中……这中间,我的肚子因为没吃晚饭连叫了几次,这我有点尴尬。

   陈艺却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了一只方便袋,然后递到我的面前,说道:“这是我刚刚路过前面那个蛋糕房买的蛋挞和芝士蛋糕,你拿去吃吧。”

   我确实是很饿,所以也没有太客气,我从陈艺的手上接过了蛋糕,然后满是感触的对她说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喜欢吃这两样东西!”

   “这有什么不好吗?我觉得做一个善变的人真是挺累的。”

   “挺好的、挺好的……”

   我一边说,一边打开了袋子,而陈艺就默默的看着我,恰如那些还背负着青春的时光。那时候,我总是会在拿了工资的那一天去买芝士蛋糕和蛋挞送给她……她吃的时候,我就像她现在看着我这样看着她……所以,我知道这种默默不语的背后,包含的是一份什么样的感情。

   就在我想开口对陈艺说些什么的时候,我放在长椅上的手机,传来了微信的提示音,这是肖艾发来的,她问我怎么出来了这么久,她一直在等着我回去吃饭。

   我在放下手机之后,586_a667下意识看了看陈艺……心中忽然就升起了一阵愧疚感,然后便想起了这些年的种种,我似乎亏欠了她很多。就好比当年琴行失火后,我选择去上海避难,而南京这边的烂摊子都是她凭一己之力帮我给收拾了。

   实际上,她却是一个很怕麻烦的女人,而这些年能让她无怨无悔的,好像也就只有我了。

   我低下了头……

   没过多久,电话又在我的手边响了起来,心里以为是肖艾打来催促的,实际却是火火打来的。

   我的心一瞬间就紧了起来,因为我和火火之前有约定,如果我们谋划的事情有重大突破,他会在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