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类研究所

   慧宁公主的马车走得并不快,曲曲折折的在巷道内穿梭了数个来回之后,竟是慢悠悠的出了城门,朝着南郊的方向而去。

   桔梗挑起帘子,看着车窗外的动静,越发的显得不安起来。

   可是看到坐在车内的慧宁公主一脸平静的模样,她又不敢多言,只得悬着一颗心,陪着她咬着牙煎熬着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桔梗挑起帘子往外一看,看到马车居然是停在一座庵堂之外,难免有些愕然。

   “怎么了?”感觉到桔梗的不对,慧宁公主低低的问了一句,带着几分讥诮:“是断头台还是乱葬岗?瞧把你吓得!”

   “是,是一座庵堂。”桔梗咽了口口水,转过头低声回话:“净月庵。”

   慧宁公主倒是没有太过意外,她点了点头:“庵堂就庵堂吧,本宫来这里总比去到别处强。”

   桔梗一想这话倒也在理,便没有再多说什么,麻利的跳下了马车,转头伺候着慧宁公主下车,而后扶着她往庵堂门口走,只是才刚刚踏进院门,便见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尼姑堆着笑从里头快步走了出来:“阿弥陀佛,贫尼得了贵人过来的消息正准备出门迎接,不想贵人竟来得这么快。是贫尼失礼了!”

   “这些虚礼就免了吧,他人呢?!”

   慧宁公主却并没有和眼前这姑子虚耗的意思,她皱了皱眉,抬手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方才接着说道:“带路吧,本宫也乏了,没工夫在这里浪费时间瞎耗!”

   “贵人稍安,贫尼这就去回禀。”中年尼姑微微一怔,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先前出门相迎时的微笑,她一边转头吩咐跟在一旁的两个小姑子上茶,一边自己脚下不停的朝着后堂绕去。

   慧宁公主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过来招呼伺候带着她往厢房走的小尼姑,虽然穿着一身素袍,但只看这走路摇曳生姿的姿势,她心里多少也明白了她现在所处的,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夏日阳光美女清新自然户外写真

   不过是个顶着尼姑庵名号的风月场而已。

   大夏律法明文规定,凡官员不得狎伎。

   然而这种做法,向来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了满足那些官老爷的需求,类似眼下这种尼姑庵、道观等等的存在也就不足为奇了。

   年轻美貌的女尼,比起伎馆里涂脂抹粉的美人更为新鲜,再加上这里更为风雅的陈设招待,反倒是比起伎馆的花娘们更加遭那些官人们喜欢。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庵堂十分隐秘。

   若不是熟客,对外从来都是只做庵堂,绝对不会随意接待外人的。所以对于那些官老爷来说,这里不光是个偷香的好去处,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一看这净月庵的陈设,想必存在于京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想到这里慧宁公主难免有些嘘唏,这四皇子垂涎大夏,到底有多久了?居然在大夏京城还设立了这样的暗桩!

   “贵人稍候,主子马上就来。”

   就小姑子过来给慧宁公主上茶的功夫,那边刚刚接待她的庵主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着慧宁公主躬身回话。含羞草类研究所